风景描写要服务于作品的艺术追求

No Comments

前不久,在《光明日报》上读到文学评论家王干的文章《为何现在的小说难见风景描写》。他不无惊讶地发现,小说中曾经特别引人注目的风景描写已经难得一见了。结合我这些年来的小说阅读经验,不能不承认王干的发现有相当的道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说创作中的确已经很难看到恰切的风景描写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明显不尽如人意的现象?既然风景描写的缺失已是一种不争的事实,那么,到底该采用什么样的方式才可能积极有效地恢复小说中风景描写这一优美的“湿地”呢?

小说中风景描写的严重缺失,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受到了所谓现代性冲击。以英国工业革命为标志,此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陆续发生了现代化转型,由传统意义上的农业国家,转型成为现代意义上的工业国家。所谓现代性的突出标志,就是一个社会总体意义上的工业化与城市化转型。文学尤其是小说创作的发展,不可能不受到社会总体转型的影响和制约。现代城市社会的崛起与传统农业社会的衰微,表现在小说创作上,自然也就是城市小说兴起的同时,乡村小说出现某种意义上的退缩。以城市生活为主要关注和表现对象的城市小说异军崛起,已经是一种客观事实。一般情况下,风景似乎总是与农业社会紧密相关,其在城市小说中的被放逐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这样一来,现在小说中的风景描写,也就合乎逻辑地越来越少了。

唐朝最悲催的诗人刘长卿,生于盛唐,经历玄宗、肃宗、代宗和德宗四朝,是大唐从极盛走向极度衰落的见证者,更是亲历者。

“江山社稷一叶舟,民意汤汤万古流。离微不二把心修,不负天地载魂舟。官自七品修,官休心不休……”9月1日晚,由查明哲执导,杨椽、郑瑞林编剧,李天鑫作曲,陈智林、肖德美、刘谊、李乔松、苏明德等川剧名家联袂主演的川剧《草鞋县令》,亮相第十三届中国艺术节,在天津大剧院精彩上演。作为角逐第十七届文华大奖的戏剧作品,该剧人物形象鲜活独特、川剧高腔悠扬婉转、巴蜀特色浓郁活泼,备受评委好评。

电影和小说总有这样的情节——皇帝端坐在皇座上,对下面的大臣说,某某爱卿,你是有功之臣,赏白银十万两……当然,这种场面多是后人演绎。实际上,中国古代的十万两白银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另外,使用白银作为社会上通用货币的,从明朝才开始,在此之前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赏赐。

我们对清朝的印象大概有二:一是妃嫔头上的“大拉翅”,二是鞋中部有一个高底的“花盆底”。两者可以说是清朝的标志性服饰。但如果你曾追过暑期档电视剧《还珠格格》,应该忘不了小燕子阴差阳错当上格格后,穿高底鞋的窘态:摔跟头不说,连稳当站立也成了困难。

说到追星族,大家的第一印象便是高举标牌荧光牌的“粉丝团”。在现代传播体系下的造星时代,我们常看到一群的“粉丝”,在自己喜欢的明星演唱会或拍戏现场周围活动,甚至不乏做出“出格”之举。

盘古开天辟,女娲补天,神农尝百草,仓颉造字……中国的传统故事我们从小听到大。几乎就是我们对传统文化的最初认知。在这之中,仓颉造字常常被认为是中国汉字的起源。但是仔细思考,汉字又如何是一个人可以凭空造出来的呢?那么对于汉字书法的历史,我们可以顺着这样的脉络来了解它。

不独中国,古希腊、埃及、伊特鲁里亚和罗马人也使用扇子遮阴招风。古希腊人最早从芦苇取材,制成的扇子像芭蕉叶,古埃及人懂得利用棕榈叶制作高大的扇子,由身强力壮的奴隶为之打扇。慢慢地,扇子越高大,表示人的地位越高贵,图坦卡蒙墓中出土了好几件“假”扇子,统一配置了长长扇柄,好看不实用,权当权力的象征,倒是在一白漆木盒中发现的一把长仅18厘米的小扇,一看就是年轻法老用过的。

正常情况下,老师的主要任务是教书育人,传授学生一定的知识,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不过在不正常的情况下,老师也许会打破次元壁,承担起与平时不太一样的责任。

2022年春晚,脱胎于《千里江山图》的舞蹈《只此青绿》煞是动人,青绿色传递出来的传统文化的高级美感,让亿万观众如痴如醉。如果追问一句,青和绿有啥关系,青到底是什么颜色?估计大部分人答不上来了。

处暑,二十四节气的第十四个节气,通常在每年8月22日至24日。此时秋云飘逸,秋水如镜,秋阳爽朗,秋风清透,秋天的童线

Categories: 必赢国际bw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